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试析张功耀废医论的哲学基础(续)  

2006-12-14 13:5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析张功耀废医论的哲学基础(续)

王自成

三、试析张功耀废医论的“概念准确性”

上面已经谈过了五条标准中的“不言自明的公理性”的概念很混乱,下面再浅析一下废医论中的其他概念的情况。第一个例子就是在废医论中的“中医”的概念。下面就简单说一说。

(混乱一)、在《告别中医》一文中,以较大篇幅指责中医不道德,那里的“中医”概念指的好象是人,是中医这个职业或相关的社会活动,因为只有人才是道德的载体。但是,从此文提出的四条结论来看,废医论不只要废除人,还要废除中药、中医“伪科学”、中医“伪理论”等。总之作为论据的“中医”的概念的外延小,要被废除的“中医”的概念的外延大。

(混乱二)、在《告别中医》一文中,以李时珍把异物入约作为废除中医的论据之一,那里的“中医”概念指的只是李时珍笔下的中医。我去查现在的中药学教材,却没有发现他所说的那些异物。而废医论要废除的是现在的中医,因为没有必要把逝去几百年了的李时珍吵醒,然后告诉他要把他的中医废除。其他多个例子也都多次混淆古代中医与现代中医的不同概念。他举出的那个关于孔子和王安石对姜的言论,最多只能作为对孔子和王安石眼中的中医的批判的论据,何况他们都不是中医学家。同样,我去查现在中药学的教科书,在“姜”的条目下却没有发现这些圣人之言。他举的关于“气阴”的例子,所根据的材料来源也是截止于清朝乾隆时期的王清任以前的材料,但我读现在的中药学教材,则仅在前言里谈到“气阴”之类的“玄言玄语”,倒是在许多中药条目后面“现代药理研究”的内容。我读岳美中和郭维琴等现代中医人士的医案著作,倒是读到他们不仅谈“气阴”和脉象,也谈化验检查结果,除非没法获得化验检验结果的,每一个病案的化验检查结果都写的很详细。郭维琴的著作甚至就是以“心血管系统疾病”、“泌尿系统疾病”这样的章目来编写的。张教授的知识是如何的渊博,但居然在论据中没有提到一个现代中医学人士的著作,甚至连民国时期的中医人士都没有提到,致使他驳斥的中医和他要废除的中医相差不少于100年。

(混乱三)、他引用孙中山、鲁迅等都批评或反对过中医来作为废医论的论据,但是孙中山和鲁迅眼中的中医和他要废除的中医同样相差了将近一百年。

第二个例子张教授笔下的“关于中医的一切研究”概念。张教授的宣言里说的要终止“关于中医的一切研究”,那里所指的好象只是互医论者们的研究,不包括张教授本人的那些大作,也不包括方舟子网站上刊登的那数百篇反对中医的文章。这里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逻辑漏洞,如果“关于中医的一切研究”不包括张教授本人的那些大作及方舟子网站上刊登的那数百篇反对中医的文章,那么就说明这些大作连“研究”都算不上,何以言之凿凿自吹多么科学?而如果把这些大作也看作是在“关于中医的一切研究”之内,那么,张教授及方博士应该带头关闭自己的博客和网站,自己先终止“关于中医的一切研究”才对。事实却是他们的博客和网站照样开着,继续在那里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继续在反驳护医论,继续在那里“证明”废医论。由此可见,张教授口中的“关于中医的一切研究”的概念竟如此混乱,让人根本就没法联想到“概念准确性”上去,只能让人想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第三个例子是张教授把伟人名人之言混淆为真理。张教授在他对伟人名人的引证中,根本没有论证他们的言论的正确性,在逻辑上又是一个重大疏漏。毛泽东同志够伟人,也够名人,但十一界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却展开了一场批判“两个凡是”的思想运动,而这场运动现在被公认是五四运动后一场最重要的思想运动。我们都知道,孙中山和鲁迅所处的时代是社会大变革的革命时代,是思想大解放新文化运动时代,也是人才辈出的时代,也就是中国人从妄自尊大转变为集体反思的时代。那个时候被反思、批判及反对的不只是中医,还有政治制度及儒墨道释等等。孙中山最重要的任务和最主要的历史功绩是改造中国的政治制度,他反对中医就是因为他把当时的中医看成是当时的政治制度的“帮凶”。鲁迅给自己定下的主要任务是医治中国人的灵魂,批评中医不过是达到这个目的许多手段中的一个。鲁迅最主要的历史功绩也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医治了中国人的灵魂疾病。但是,鲁迅并非是仅仅靠批评中医达到他的医治中国人的灵魂的目的的,他所依靠的主要是他参与其中的五四运动的反思精神。我们不妨再看看鲁迅批评中医的那篇杂文《父亲》,可以看出其中主要是以情动人,没有用(起码不是主要用)张教授所倡导的那种科学性标准来以理服人。当然,作为医治中国人灵魂的药剂的文学作品,能够触动中国人的感情,让他们产生深刻的反思,从而医治他们妄自尊大和麻木不仁的灵魂疾病,就已经达到目的了,十分伟大了。但是,如果因为服用了这副医治中国人灵魂的药剂,因而产生了药物依赖性,进而非此药不服,再进而患上了药物偏执狂,那也是鲁迅这位伟大的灵魂大夫没有预料的“药物毒副作用”吧。

第四个例子是把“反思”的概念混淆为“单向反思”的概念。张教授引证孙中山和鲁迅,继承了他们的反思方向,因而好象支持了废医论。但是,作为反思精神的伟大倡导者孙中山和鲁迅,他们也会同意“反思”概念不是张教授理解的那个“单向反思”概念。事实上,反思起码要包括两个方向的反思,在向某个方向进行反思的同时,必须也向其逆方向进行反思,否则在逻辑上就是不完整的。在需要的时候,还必须对这个反思本身进行“再反思”。而且,由于无法达到绝对真理,人类的这种反思过程将一直进行下去。由此可见,张教授理解的那个“单向反思”概念与“反思”之间完全是“偷梁换柱”的关系。

第五个例子是把自己的“科学性标准”概念解释成那个关于描述绝对真理的绝对科学的“唯一”的科学性标准。这在上面已经说过,但因为这才是张教授最重要的一个概念混淆,因此我们不妨再多说几句。正如他批评前苏联时期有人叫嚣要发展无产阶级的科学是狂妄一样,只要张教授不是上帝本人,他叫嚣他的科学性标准才是唯一标准就是更大的狂妄。但是,如果同意他是上帝本人,所出现的逻辑矛盾在上面已经谈过了。

为了节约时间,关于废医论中的概念准确性就谈到这里。但是现在已经足以说明废医论不满足张教授自己的五条标准中关于概念要准确的要求了。

四、试析张功耀废医论的政治性

张教授废医论得出的结论是:

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利国利民。

从这个结论看,它们不象是学术争论的结论,倒象是一篇政治宣言,甚至象是代替政府草拟的命令。也就是说,张教授完成了从一个科学哲学学者到一个政治家或社会活动家的身份转换,但遗憾的是他的立论过程却遗漏了这个转换。作为一个政治宣言,除了要从科学性和道德性及环境斗士的观点出发进行论证之外,起码要检查这个宣言符合不符合当今社会的公平原则、和谐原则、公平市场经济原则及张教授也可能会极端推崇的起源于美国的人权原则。遗憾的是张教授在论证中没有进行这种检查,从而又严重违反了他自己的逻辑严密的要求。

张教授可能是有意不去做这种检验的,因为稍加检验就会发现他的结论跟这些原则格格不入。比如,命令中医退出国家医疗体系意味者剥夺了那些想要获得正规中医服务的纳税人的权利,终止一切关于中医的研究就取消了中医公平获取研究资源的权利(顺便说一句,张教授的大作《告别中医》及以后出现的反驳文章也属于“一切关于中医的研究”,属于该被取消之列),仅仅对中医设置“无毒”要求违反了公平原则。张教授在受到反驳后对媒体写了一篇“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利国利民”,声称让中医回归民间可以为国家省钱。他又一次自相情愿地要做纳税人省钱的的经纪人。其实,该怎样省钱,纳税人自己心里自有一本帐,纵容垄断才要掏光纳税人们的钱袋子,而且完全违反当今社会的社会公平和市场公平原则。

 

四、结束语

我作为一个小老百姓,我还从来没有写过与别人辩论的文章。在读张教授的大作的最初阶段,我差不多要支持他,因为他的论据不管怎么还是来自中医。但在看到他的宣言后,他那些言之凿凿、霸气十足的词语让我的背脊骨飕飕发凉。冷静下来就想,如此重大的问题应该万无一失才行呀。因此才写下了本文,想要验证一下张教授的论证的正确性,不想到竟然发现了张教授的论证是那样矛盾重重,而且主要是自相矛盾。

但是,我现在还没有高兴得太早,我意识到我可能根本就不是张教授的对手。不仅因为我是小老百姓,或者是“愤青”,而他是教授,是精英。而且是因为他既然有科学标准的最终解释权,那么他就可以有其他很多东些的最终解释权,当然也可以拥有对“逻辑”的最终解释权。那么,我上面自认为他不符合逻辑的地方,都会全反过来,最终他高屋建瓴地大赢特赢了事。

那么,我为什么不知难而退呢?因为我不害怕有错,一点没错才怪了,其实就是鲁迅也没有象张教授那样宣称自己才是真理的唯一代言人。但是,张教授就不同了,他的地位太高了,他的结论也太事关重大了,因此他是不能错的。如果哪怕只有一点点错,而又把他的宣言实施了,那么可能就是另一次焚书坑儒。这样,我们将不是对不起祖先,而是对不起后代了。本文如果能够发表,无非出现以下几种情况。一是我错了,张教授不嫌我是“愤青”,赏一个指正就是了,我将会十分荣幸,十分开心。二是张教授不屑一顾,就让别的看客们看一看,聊取一笑,反正我没有什么惊人的结论,没有政治目的,也不想侵犯别人人权,因而永远不会有害处。最后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发起威来,再次以上帝的口吻把我“驳倒”了,我也会因为跟“上帝”对过话而沾沾自喜,并让看客们看看上帝是怎样蹂躏愚民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