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试析张功耀的教条高于“人民的需要”  

2006-12-24 12:5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析张功耀的教条高于“人民的需要”

在《这些“泰斗”们的护医目的是什么?》一文中,就对手的中医不退出国家医疗体制是“人民的需要”,的论点,张功耀是这样反驳的:“这个话,也使我们老百姓感到困惑。试问:难道人民需要的就可以呆在国家体制以内吗?现在还有比需要中医得多的人需要迷信,难道国家也把迷信纳入国家体制以内不成?我国人民广泛需要出租车,放在国家公共交通体制之外,不照样可以满足人民的需要吗?”

那么,什么才能留在国家的体制内呢?张功耀没有说,应该就是满足他所谓“科学性”的东些。

但是,他的所谓“科学性”标准不过是他个人的教条主义。

先看看他的所谓“科学性”标准是什么吧:

 

因此,只有满足他教条主义的东西才允许保留在国家体制内,也就是说张功耀的教条高于“人民的需要”!

如果张功耀真的掌了权,那么他会比世界上古往今来的任何一个独裁者都要独裁。

 

 

 

先看看他的所谓“科学性”标准是什么吧:

附录:张功耀关于科学性五条标准是教条

 

一、析张功耀关于科学性五条标准的“唯一性”

在《告别中医》中,张教授没有抛出科学性标准就得出了告别中医中药的结论。在《马伯英先生究竟想干什么?》一文中,作为补救,他告诉我们他的关于科学性的标准有如下五条:

1、概念要有明确的指称,要能够在经验世界进行还原。

2、逻辑结构要严密,推理前提和推理形式要具有不证自明的公理性,不能带有任何随意性。

3、科学理论所依赖的经验基础(观察和实验)要充分可靠。(通常以“可重复性”作为判据。)

4、科学的理论构造要尽可能地简单。概念要尽可能地少,能够相互归并的概念要相互归并。在逻辑结构方面,要以尽可能少的前提进行推理。

5、科学结论要经得起检验。

根据这五条,他得出了现在已经十分著名的应该废除中医的结论。在他在《马伯英先生究竟想干什么?》一文中反驳“护医使者”对他的“不要以西医的标准来衡量中医”的辩解的时候,再次强调科学科学性标准只有一个,也就是上面那五条。张教授在文中也引用了笛卡儿的话,好象已经获得了那个“唯一”的科学性标准的继承权。另外,他在废医论立论及在对护医论者的反驳中,一再显示出他才是那个“唯一”的科学性标准的捍卫者,拥有对“唯一”的科学性标准的最终解释权。

那么,科学性标准真的是唯一的吗?本人不是学哲学的,对科学哲学也是一知半解。但是,本人在研究生时代学习自然辩证法课,课程中说真理分为绝对真理和相对真理。绝对真理是完美的,毫无错误的,但它也是理想的,是不能完全达到的。相对真理却要受到历史条件、社会条件及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限制,它不是绝对完美的,甚至可能会包含一些错误,但它具有真理的基本特质,因此也是真理。而且,由于绝对真理不可能完全达到,因此人类认识到的只是相对真理,人类正是在不断克服相对真理的谬误的条件下无限接近绝对真理的。如果把科学看作是绝对真理的完美描述,那么科学性的标准确实是唯一的。但是,如果把科学看作是相对真理的客观描述,那么科学本身就具有相对性,要受到历史条件、社会条件及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限制。科学性标准作为科学的基本特点的客观描述,也就是相对的,也是因历史条件、社会条件及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不同而有所不同的。

而且既然绝对真理都不是完全能够达到的,那么绝对科学也是不存在的,作为绝对科学特点的完美描述的“唯一”的科学性标准也是不存在的。如此说来,倒是张教授驳斥的“护医使者”们的“不要以西医的标准来衡量中医”的辩解满足了上述关于相对真理的理论。但是张教授却咄咄逼人地说他驳倒了护医使者”们的言论,护医使者”们在他面前也确实显得很弱小。他胜利的原因是什么呢?是他隐含地把自己说成是那个关于描述绝对真理的绝对科学的“唯一”的科学性标准的唯一解释人了。

但是,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重大的逻辑纰漏。首先,张教授不把这样一个根本性的前提明确写出来,而仅仅是在推论过程中把它隐含进去,已经不再满足他自己五条科学性标准中的逻辑严密的要求。其次,作为推论的基本前提,他是“唯一”的科学性标准的唯一解释人这个前提也必须通过充分的论证。尽管张教授也试图进行了一些论证,他引用笛卡儿和李约瑟,并且说上述五条标准写入了他的《》一书,得到了“科学哲学界的公认”。即便如此,也不能证明他就是那个关于描述绝对真理的绝对科学的“唯一”的科学性标准的唯一解释人。因此,这里同样不满足他自己五条科学性标准中的逻辑严密的要求。其实,要证明他是那个关于描述绝对真理的绝对科学的“唯一”的科学性标准的唯一解释人,说他是笛卡儿和李约瑟的继承者不足以成为充分的论据,说他是上帝的亲戚也还不充分,要说他是上帝本人才差不多。但即使如此,他仍然没有把这个更加重大的前提明确写出来,同样存在逻辑上的那个“欲盖弥彰”纰漏。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