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鲁月的天空  

2007-11-17 11:59:36|  分类: 诗苑撷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月的天空

——浅论鲁月的诗

 

动笔的时候,心中有几分忐忑。从鲁月对诗坛的熟悉情况看,她是专业诗人。而我这个“业余诗人”的称号还是自封的,如今来谈论她的诗,不会班门弄斧,贻笑大方吗?不过,作为诗人,相信她会善待这篇来自读者的评论。

鲁月的诗,柔、美、朦胧;鲁月的诗,细腻、深入内心、触动灵魂。那首《盛夏的女人》所写出的是真实的女人、女人才能体验的女人及令男人感动的女人:“盛夏的女人和果实一样/该满之处都满得像水的瓶颈/流蜜的汁液眼看就要漾出来了/盛夏的女人流淌着生殖的芬芳/蜂蝶自然少不了马蜂也有吗”。那首《给母亲洗脚》写出的是朴实、自然却又灼人的真情:“母亲的脚像干枯的树枝/像石块/但是脚心脚背的部位还那么光滑/这里一定保留着她少女时期的肤质/母亲的脚/在我羞涩的手里从容不迫”。

但是,鲁月太过分关注她自己的内心了。“鲁月的天空只有一轮月亮”,这个景象确实很美,但也确实过分孤单了。不论这轮月亮是鲁月本人,还是她所珍爱的诗,都不应该把她的心灵完全地独占了。比如说,在另外一些时候,那轮月亮的周围还可以有一颗明亮的长庚星。在许多时候,她的注意力可以从不时地自己的内心和女人的内心出发,去漫游更宽更深的土地。比如,除了让“我手上的某个气味”留下来之外,还可以把在她诗中的某个异性异性的气味留下来(见鲁月的《我手上的某个气味》:“我手上的某个气味/如果查查DNA/肯定会让我无颜见我的夫君/那个大胡子男孩三岁孩子的父亲/我不敢把它带到他的身边/这是一个异性的气味”)。特别地,如果在她的诗中留下的异性的气味是我的,那么我不仅会特别地骄傲,还会特别地感激。

至于那组《吹吹这老区的风》,光看题目的时候我以为鲁月如我期待地开辟又一块园地。但是,细读之后我有些失望。因为凭她的才情,即使吹吹别处的风也能这几首诗来,而我没有读出从中这老区的风的独特性。当然,我不是说这几首诗不好,而是说离我对鲁月的期待还有些距离。

鲁月会不会怪我这位粗心的读者“批评”的多,而“鼓励”的少了呢?一定请原谅啊!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