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人的渺小,诗的伟大  

2007-02-25 11:47:04|  分类: 物事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是渺小的,诗却是伟大的。诗人作为个人无疑也是渺小的,而作为一位诗人,却可能是位伟大的诗人。

作为大多数人的意见,李白应该是古今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但是,就是李白自己,有时也摆脱不了自己渺小的感觉,因此有“富贵与神仙,蹉跎成两失”(《长歌行》)之句。

何况还有少数人的意见认为李白只是一个酒色之徒,“一方面对于肉感尽量的追求,一方面又憧憬天国,发神秘的信仰”。因为在李白写给他的许夫人的《寄远十二首》中,居然也受不了情欲的煎熬,写下了“一为云雨别,此地生秋草。秋草秋蛾飞,相思愁落辉。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的追求肉感之句。不过,我倒觉得李白不失为性情中人。试想一下,如果与夫人离别独居几年,丈夫不会想到为夫人解解衣服,那么丈夫不是木头就是早被小密钩掉了魂,也太让人失望了。当然,这也透露了一个消息:面对情欲,伟大的诗人也不过如此,渺小得无药可救。但他作为伟大的诗人,恰恰在于他不掩饰或回避他渺小的一面,在于他即日月同辉,又与蝼蚁同悲。

读李白的诗,我自然也被谪仙人的潇洒、无与伦比的才情及终生不渝的自信感动。但在同时,我也常常被他那挥之不去的一抹渺小感所击垮:“容颜若飞电,时景如飘风。草绿霜已白,日西月复东。华鬓不耐秋,飒然成衰蓬。古来圣贤人,一一谁成功?君子变猿鹤,小人为沙虫。不及广成子,乘云驾轻鸿(古风59首之27)。”

但真正击垮我的却是这样一个事实:即使是李白,也要在身后被人所不齿。那么,我们还需要梦想做伟大诗人吗?说实话,我被这个问题折磨了好多年。如今进入“不惑”,仍然不得要领,只好不再钻牛角尖了。我现在不想否定自己过去曾经立过大志要做大诗人。不过,以现在的想法,也就是有了灵感就不妨写一点,至于是否因此就成了“诗人”或“大诗人”,就该抛到九霄云外了。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