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诗歌通向精神人权的实现  

2007-10-18 12:13:35|  分类: 诗苑撷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通向精神人权的实现

——浅析开云亭的诗

 

早就想议论议论开云亭的诗,但一直没有敢动笔,害怕说得不对遭他的读者的骂。他的读者实在太多了,每一篇新作出来,阅读量很快蹿到数百,随后又逾千。在当今的诗坛,这种现象也算是空前的了。在我初邀请他加入我的圈子《诗人与诗》的时候,我因此还担心他不赏脸。没想到他不仅应邀而来,还成了经常来我的博客踩踩的朋友之一。既然是朋友了,现在就想有话直说了。当然,写之前我又再次浏览了他的博客,把有些作品又重读了一遍。

开云亭的诗给我的总体印象是深厚的,需要读者玩味一番的。我读他的每首诗,几乎都要读两三遍。随便举一首作例子,《流动的流淌》以“就这样游动在河水里/从此岸游向彼岸/不停地变换着泳姿”开了头,给人以仅仅在描写景物的印象,然而随后的“在似水年华中变换着心绪”却一下子深入了内心,紧接着“我们流淌在同一条河里/流淌着/一个季节又一个季节”又把时间跨度进一步扩大到整个人生,陡然托出了一种沧桑的感觉。短短一个段落,出现了三层风景(或境界),而这三层风景又完全融为一体。后面的段落则循环往复,进一步把这种多层次的意象境界推向更高的高度,直到达到语言美丽的高峰。

那么,开云亭拿给读者玩味或者自己正在玩味的到底是什么呢?据说美国的《独立宣告》宣告天赋人权是平等的,而且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自由(我没有读过《独立宣告》,只是根据电视节目转述而已)。我想可以借用来说明开云亭的诗,因为我觉得他正在把诗作为自己通向精神自由和精神幸福的桥梁。他还是一个“法布施”者,通过他的诗,向读者的心田播撒快乐和愉悦的种子。佛经说“法布施”是高于一切物质布施的,开云亭的诗可以看作救渡心灵的一页扁舟。论者常以“灵魂救赎”评论诗人们的诗,具体到开云亭,他不需要救赎灵魂,因为他的灵魂没有堕落。但他的心灵仍然需要救渡。他的心灵有时可能是苦闷的,犹如那首《会头疼的鸟》所透露的,其实是他自己在头疼。从寿岳白丁的《最后的贵族》知道开云亭是“政坛的领导者”,但他的事业也许也并不那么风顺,因此他能够对韩愈有那么深入动情的理解(见开云亭《南岳开云》。特别地,他有时也可能是寂寞的,因此他是喜欢与诗友们交往,特别勤奋地回访他们。

论者评论海子的诗开了诗歌个性化的先河。如果作点比较的话,开云亭的诗迥异于海子。但是,我要说开云亭的诗具有足够的个性化。因为“个性化”不等于“海子化”,也不会就是“北岛化”或“顾城化”。开云亭的个性化是属于他自己的。他的诗不想装出苦大仇深的模样,也没有想要当哲学家化的诗人或诗人化的哲学家。不妨引用他自己的话来总结:“应当说,我喜欢诗,诗歌是善良人们心绪里的自我张扬的文字。正因为如此,我也追隨在前辈后面,乱笔涂鸦,信口开河胡刍几句,下里巴人也。我早就说过,我不是诗人,也做不成诗人。因为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还有着去西天取经的唐僧。对于诗,我只是用颤动着的心灵,去激活潜在着的诗魂。在我心脉里,生命是无字的诗,诗是有字的生命。在高贵的缪斯神前,我常常失语,以一个仰视者的姿态。(见他对我的《高朋满座、珠玉生辉》一文的评论)。”

最后说一句,开云亭说过他不是佛教徒,却多次提到自己经常心怀一种感恩的心情。明知“感恩”不会有真什么“福德”,还要经常“感恩”,这不是很傻吗?我看不然。所谓“有钱难买我乐意”,这也再次现出了开云亭的个性化了。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