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如当诗人面对自然的神性  

2008-05-01 20:34:08|  分类: 诗苑撷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当诗人面对自然的神性

有个说法是:诗人是祭师,是站在神与凡人之间的人。那么,诗人究竟是如何面对神性的呢?他经常要面对(或他倾向于面对)的是何种神性呢?

今天,我想通过两位当今诗人及他们的作品,谈谈上述问题。首先要提到的是树才,请读下面这首诗:

 

碎金子,还是碎银子

 

碎金子,还是碎银子?

调皮的阳光只眨眼,不回答。

 

无数残损的贝壳被冲上沙滩,

但人们只想捡那完整的……

 

碎金子,还是碎银子?

海水的皮肤没有留下任何伤痕。

 

大海摇着小木船,

死神哼着摇篮曲。

 

碎金子,还是碎银子?

捕鱼的人被鱼视为同类。

(——引自树才《单独者》,第199页,华夏出版社,1997年10月第一版,北京。)

这首诗我还从《读者文摘》上读到过,可见其受到认可的程度。我不得不从诗意的第一个层面说起,即是那种逡巡于海水或沙滩上的美妙的自然现象,它是那样美丽,那样纯粹,戴上了神性的光环,因而具备了本文所说的那种“自然的神性”的特质。然而,如果仅仅达到了这一点,那么读者就成了那尾把捕鱼的人视为同类的鱼。其实,诗人的这句诗正是要告戒读者:“别以为你已经达乎神性了,还差得远呢,神性在那遥远的彼岸!”

那么,诗人自己达乎神性了吗?好象也没有,因为这首诗巧妙而苦心孤诣地标示着对神性的指向,却没有说那就是神性,相反却告戒读者别自以为已经是神性。因此,仅从这首诗来说的话,诗人树才真的很像那种站在神与凡人之间的祭师似的诗人。

第二位要提到的诗人是郑千山。请看他的如下这首诗:

 

二月

 

草在生长

春天在生长

 

二月。简单的字

简单的表述

胸中涌动墨水的波

 

风过处

有笑,有泪,有沉默

围绕一个词

就是几重境界

 

当我们在草中

水在运行

水在细胞和叶绿素中

移动

 

广阔的天空下

摇着你的手

摇动着你的影子

流浪的人

因之失去锁链

 

草在生长

春天在生长 嚓嚓嚓……

(引自郑千山《千山之上》,中国三峡出版社1997年11月第一版。)

同样,我们读者需要从最基本的层次进行把握:就是二月,就是春天。但是,且慢,“围绕一个词,就是几重境界”,那第二重境界是什么?原来,“草在生长,春天在生长”,大自然处在无穷的变化与衍生之中,这不是自然的神性自然展示么?那第三重境界呢?就是诗人借自然神性的展示而自然得到展示的近乎泛滥的喜悦,这种喜悦是只有在具有了达乎神性的自觉后才能出现的。

当然,这里不是说郑千山“事实”上达乎神了,而是说他的这种“自我感觉”是上述这首诗自然流露的基础,尽管他的这种“自我感觉”仅仅是自足,甚或仅仅是自欺,然而却也是自信的。从这一点看,郑千山不像是一位祭师,倒像是一位谪仙。

本文比较、学习了两位诗人面对自然的神性时的情状,没有想要誉美或贬低的企图。些许感想,冀能与读者分享焉。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