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单身男青年的一天  

2008-06-09 09:1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单身男青年的一天

不是为了寻找孤独,才找到了那一种景象、那一种氛围和那一片蓝天。只是想要做一点事情,我才离开了宿舍。离开原本是普普通通的一件琐事。

我骑车经过菜市场,邻居同事正提着塑料袋采购整个市场。“去割二两肉吗?”他问。

“是……啊……”我函函糊糊应答着,就拐上了滇池路。寂静、萧索、冷冷漠漠。而那远方的西山,却在一片梦幻般的云雾映衬之下,在一片迷蒙凄凉的绿色环抱之中。在一条马路上骑车,只是一种散步,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琐事。

海埂公园那偌大一个停车场只停了三两张单车。现在,第四张是我的。回头,一个少女,也推进一辆车来,不过对望了一下,我去买票,被问曰:“两张吗?”“不,一张”。我一笑,只有一笑而已。不买两张票的人,活该受到这种待遇。刚才那个女孩呢,把嘴噘得老高,也一定早不满意这个世界的寂寥了吧?也确实应该跟我走在一起才对。只得如此,我只能买一张票。

进公园兜了两圈,就连刚才那个女孩也丢失了。现在,只是寥寥几个陌生人。五·一才来过,水泄不通,乌烟瘴气。而现在,元旦,特别的日子,这同一个公园已被遗弃一方。大约五·一是“玩节”自然要尽情玩乐,而元旦是“享受”节,却务必要享受天论之乐吧。

得了,我去那里不是去思考的,我只是想要做一点事情。我走到那八百亩鱼塘边,在草埂上,徘徊一阵。然后,仰面朝天躺下。一只海鸥在蓝天上滑翔悠悠,象一片晃晃悠悠的黄叶。我没有一句诗,后来也一直没有想出一句诗。躺着,心如秋木,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那时,一只海鸥滑翔而过,像一片晃晃悠悠的黄叶。

我并没有睡着。

“睡大觉啊?”一个高吭的嗓音从我的脑门上泼下来,我只得睁开眼,在炫目的阳光下,有一个高大飘逸的老头。

“不,没有睡。”我说。

“没有睡?”老头哂然一笑。“你是……来想问题?”

“不,没有想”。

“你是……来构思作品?”

“不,没有构思。”

“那么,你是……来画速写?”

“不,没有画。”

老头睁大了怀疑的眼睛,蹲下来翻了翻我那个手提文件包。见里面只有两个用以充饥的面包,他就大失所望地走了。

“我是看守鱼塘的,老头说,“到了夏季,欢迎你来钓鱼,那时人好多,好多啊!现在是冬季,没人了,好静,好静啊……””

现在,偌大一个世界独自晒在太阳下。我站起身,拍后屁股上的草叶,也打算走了。天空独大独蓝,大地独阔独静。预报春讯的风强劲地吹着,枯草瑟瑟律动,枯藤轻飞慢舞,一切都兴奋起来,都又要更换一种方式,一种态度和一种情感了。然而,我就又要走了,不想要共鸣。我看到的真少,原本就存在的却真多。我就要走了。至于这一切,美也罢,孤独也罢,就让它搁着吧。

走出海硬公园时,我希望我的那种心绪不要持续太久,希望我将来会真的喜欢那一种景象,那一种氛围和那一片蓝天,然而,我还是死守了我那一时的态度。何必喜欢什么或不喜欢什么呢?既然普普通通的东西也要踏破铁鞋无从寻觅?

如果真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么就留到以后去慨叹吧。至于那一天,我只是去过一个公园,然后回来。去时是我,回来时依然是我。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