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2008-09-26 12:38:10|  分类: 北京的地平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千山在为我的待发表诗集《彩云南现》所作的序《难忘的“诗歌1987”》中,并不坚定地称我的诗为与“诗歌1987”开创的“民间立场”有关。难道我也在当代诗歌的某个阵营找到了一个立锥之地?仿佛孤儿找到了母亲,可以说我的内心有那么一点点狂喜。

不过,我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因为“民间立场”也许算不上是“诗歌1987”所开创。我现在已经知道,“民间诗歌”这面旗帜是诗歌评论界赋给以于坚、韩东为旗手的一批诗人的。即使我想要投奔于坚,于坚也未必会收留我这个小卒子。事实上,我是试图干谒过于坚的。大约在1992年,我正在读于坚的第一本诗集,自觉感受颇深。与郑千山见面,当然也就谈到于坚。千山对我的“见解”基本赞同,但同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差异于我的一点主要观点是说于坚深受聂努达的影响。我当时也在读聂努达,却没有发现这一点,因此大为惊诧。事后,我又重新比较地重读了于坚的那本诗集和聂努达的选集,写出了一篇关于于坚的长篇大论。我本来想怀揣这篇“万言书”干谒这位心中的皇帝,却又害怕吃闭门羹,因此托千山转交给他。千山当时已经到《春城晚报》副刊工作,而且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青年诗人,够得上与于坚经常见面了。但是,却再也没有回音,当然我的那篇稿子也就从此遗失了。不知是千山没有转交到于坚手上,还是于坚看过之后嫌我浅薄,甚至根本就不屑一顾?后来我并没有向千山追问这件事,因为我特别没有信心。

(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原创)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 - 王乐天 - 王乐天的博客当然,我与于坚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缘分的。我在1982年进入云南大学的时候,他好象还没有从云南大学毕业,亦或刚从云南大学毕业不久。因此,他的那些手抄的、打印的以及非正式出版的作品和诗集,当时在云南大学传阅,我是最早能读到那些作品的读者之一。甚至有一次与他见了面,只是差一点而没有成为朋友。那是1987年,我成了小小的学生诗歌团体“诗歌1987”的成员。该团体发起者,我的同班同学甘霞东当时担任云南大学学生文学刊物《银杏》的主编,而作为前辈,于坚自然是该刊物的顾问,因此他们好象很熟。一天,甘霞东和我从云南大学东2院的宿舍出发到本院去上课,在我们快要到达圆通山最高处的时候,看见一位壮实的男人已经穿过了马路,后背对着我们正向圆通路走去。这是,甘霞东突然大喊了一声“于坚”,那人就嘎然止步,转过身来。同时,甘霞东就小跑着向那人奔去。稍一迟疑后,我也小跑着奔了过去。到了那人面前,甘霞东与他交谈了大约5分钟,谈到的大约是他们正在开展的一些文学活动。我在旁边听得不太懂,只是暗自期望甘霞东能趁这个机会把我介绍给于坚。不料他们的交谈太过仓促,内容又多,直到说了“再见”,甘霞东对我的介绍只是一句“这是我的同学”。而于坚连我叫什么名字也没有深问。分手以后,我曾问霞东:“这就是于坚啊?确实给人以稳如泰山的感觉!” 霞东说:“是。”我又感慨说:“如果光看外表的话,我们两个都不应该自卑。” 霞东嗤我道:“去!瞧你个浅薄!”

由此可见,千山所说的与我的诗相关的那个民间立场,如果与是于坚这一批诗人的民间立场相混淆,恐怕就有高攀之嫌了。当然,作为在于坚成名早期就阅读他的一位读者,我绝对不否认我曾经受过他的雨露,因此也可能在我自己的诗中留下某些痕迹。就此而论,我应当算是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好在千山所说的民间立场并非泛指以于坚为代表的“民间立场”,反而好象是专指“诗歌1987”。然而,即便是专指“诗歌1987”,我也仍然没有改变处在“民间诗歌”的边沿的命运。论当年的活动量,我赶不上陈子弘、黄占阿和陈鹤山,更不用说李毅坚和甘霞东了。论今日的成就,我不过是在网络里玩玩,想出本诗集还只是在等待。而郑千山、陈子弘、杨彤等都已经成了著名诗人、翻译家或作家,他们有些人都快要著作等身了。我最了解的当然还是郑千山,他的诗集《千山之上》、散文诗集《悠长的尾音》和散文随笔集《雁语书香》我都认真拜读过,其中有大量上乘佳作,一些篇章甚至足以望于坚之项背。因此,即便站在“诗歌1987”的边沿,我也无憾了。

                                                                2008年9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723)|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