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诗评论)试图走进甘子的内心  

2009-11-21 18:20:10|  分类: 诗苑撷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图走进甘子的内心

——浅析甘子的诗

甘子的每一首诗都是他的一次心路历程。这条心路“沧桑   遥远   苦难”(《 穿行2004》),经过“萧瑟的风和灰色的路” (《 穿行2004》)以及“失落的城市   疲倦的乡村” (《 穿行2004》)。这条路仿佛就是他的回乡之路,反复出现作为他的精神家园(当然可能同时是他真实的故乡)的“北方”的意象,“初春的黄昏   雪落北方/我听到一阵风拍打另一阵风/天空  有什么掉落的声音逐渐遥远/那是谁在击水而歌   缓慢离去/直到一种思念流过我的名字”(《 祭言2008》)。同时,这条路又象是他的毅然出走之路,“离开北方的草木、石头与河流/折翅的鹰隼   在异域一隅”(《 火浴2006》)。

而无论这条路的起因是“回乡”还是“出走”,它的终结地无疑就是他精神的天国,因此注定了这条路的沧桑与苦难。天国与尘世的距离是遥远的,它们之间必然存在各种各样的阻隔。作为试图在它们之间开辟一条通路的诗人(或祭师)而言,他们被凡与圣撕扯着,“一个走火的入魔者/痴迷于文字游戏与精神枷锁/背负尘世的俗务与种种破事儿/过多地制造着痛苦   伤害着快乐”( 火浴2006》)。他们可能会遭到凡人的不理解:“土匪来了/来了土匪//我听到人们都这样说/但不能肯定说的是不是我/也许   应该是我”(《 烙印2005》)。他们甚至也会遭到神灵的漠视。

甘子孜孜以求地要从诸如《一个六月的正午》里“一些说不清的迷失”中救拔自己,要从“谁要放弃   过分的压抑与悲情/那些游走   暂时漫无目的/我已经多次叛逃   只可惜/虚无的自由早已远去”的《状态之中》救拔自己。总之,要砍伐掉“一成不变”的凡尘生活中的荆棘:“看惯了轮回的交替    却看不惯/日子的一陈不变/我要带上刀和斧头/砍伐季节的脚步    或者/埋葬九月的形态”(《 某种难忘或刻骨铭心》),从而使通往天国的心路保持清新宜人。总之,甘子试图用诗歌本身作为法器,用生命作为祭品,恪守他祭师的职责。

甘子的创作态度无疑是十分谨严的,因此他说“我开始觉得不舒服”,因为“这是一个经济时代/人们通常都不读书/他们只有在拼搏的闲暇   习惯算计钞票/但我突然发现/有很多人都在玩弄诗歌/这个没有了诗歌的年代”(《 反常2009》)。他甚至直言不讳地批评那些玩文字的人们:“我同情那些玩丢自我的人/要怎样才能使他们明白/谁是庄稼   谁又是草”(《 并非象征》)。

以上这些“解读”可能只深入了甘子诗歌的十之一二。但我现在想转而跟甘子交换一点关于诗歌的看法。就以刚才提到的那个“玩诗歌”的话题为例,我不仅没有象他一样觉得不舒服,反而觉得十分正常。中国古人说“文以载道”,但不妨碍他们玩玩诗歌娱乐娱乐,李白和苏轼都曾专门写诗给歌妓,那几首诗也只能当娱乐诗读,实在没有太多的精神寄托。另外,词可能就是为当时的流行歌曲所填写的。因此,不必讳言,诗歌存在这项娱乐的功能。我说这些,是心疼甘子太辛苦了。何况,在我看来,“谪仙”虽然同“祭师”是两种不同的形象,但他们都是诗人,而且难分高下。关于这一点,我在《如当诗人面对自然的神性》中有所论述。

总之,佩服甘子的诗,更佩服他的人格。但是,为了他不太辛苦,希望神灵不时把他贬到我们凡人中间来,并且习惯我们平凡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