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旧作)火把节  

2009-04-23 12:30:56|  分类: 物事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把节来得很突然。

平时,稻秧含苞和包谷挂缨的过程更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正当人们呆望庄稼成长的时候,无限宁静的日子就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溜走了。在故乡,人们就这样全神贯注地观察着自然,对生命每一次爆发的生机都感到无限的欣慰。难怪人们会发出天人合一的奇想。确实,在农民的心中,自然的生机就意味着人类的富足与兴旺。

农历六月,大自然充满了活力,缀满了绿叶的柳枝变得越来越沉重,低低地垂在蓝绿蓝绿的河水上面。那些在宁静的水面上一次次进行超低空飞行的蜻蜓们,被浓郁的稻香薰晕了头,一次次地飞到油绿色的稻田上空去打旋,醉倒在含苞的稻秧上。蜜蜂的部落分散在无垠的包谷地里,从南瓜花上飞到四季豆花上,又在包谷柔嫩的红缨上爬来爬去,自由自在地玩耍着。

就在这时候,火把节突然来了。母亲也就突然忧郁起来,一遍又一遍地说:火把节来了,火把节来了!今年又没有预备火把,母亲说,每一个人都被队长的哨音捆死了。每个农民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自然和庄稼上面,反而把火把节这件大事忘了。我家没有松明,锅里只有四季豆。可是,火把节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

父亲似乎特别理解母亲的心情。他默默地从猪圈上拆下几块黄板,劈成了细条,用草绳捆在一根长长的木棒上,拿到火塘边烧烤。一顿饭的工夫过去后,木板条终于点着了。哦,我们终于有了火把。母亲高兴起来,举起火把,领着我走出了大门。就让猪圈里的猪淋几夜雨吧,这火把是多么重要啊。没有火把的母亲显得多么沉重啊!而有了火把的她,现在高兴得象一个孩子。这一天,她在我面前成了一个孩子,而八、九岁的我却好象一下子长成了大人。

“火把节不点火把不行吗?”我问母亲。

“不行。”

“为什么?”

“要给虫王照明呢。”母亲说。“要不然,虫王就派虫兵虫将来把五谷杂粮全吃了。”

在这美好的宁静的夜晚,到处充溢着五谷杂粮的馨香。远处黑魆魆的群山温柔而诡秘地站立着。我相信那些山中有一座就是虫王,万一惹他发怒,他会是怎样一种狰狞的面孔啊。我们沿着曲折的田间小径向田野深处走去。近处,远处,这儿那儿出现了一团团的火光,仿佛一颗颗明珠,在黑夜里游动。然而,我们的火把只能照亮我们周围一小片地方,除了那些火光,一丈以外又都是黑咕隆咚的,仿佛虫王的血盆大口正在无声地开合着。许多虫子从包谷地和水田间扑向我们的火把,围绕者我们飞舞。这当然是虫兵虫将们了,正在排着仪仗,欢迎我们呢。它们是多么兴高采烈啊,那只白色的蛾子甚至一次又一次地向火焰扑去,直到烧掉了翅膀而落到地上为止。哦,虫兵虫将!你们是多么勇敢的一群哦。我想,多么可恶的虫王哦,怎能让你们如此用生命为他狂欢呢?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