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诗评论)诗歌的新式法宝  

2009-07-05 09:40:00|  分类: 诗苑撷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的新式法宝

­——浅议桃花姐姐的诗

引子

早就注意到桃花姐姐的诗,并且早就想就此发表一点议论了。一路蹉跎下来的原因,是自觉还没有完全把握她的诗。她的诗起码有三幅不同的面孔,给我的感觉是好象由三个完全不相干的人所写的一样。第一副面孔以其博客的“情感世界”栏目下的大部分作品为代表,显得明快、流畅而抒情,给人一种作者在精心打造现代流行歌曲的精美“歌词”版的感觉。第二副面孔以其博客的“百味人生”或“青涩过往”栏目下的那些抒写亲情的诗篇为代表,它们在表面上是“叙事”的,而在骨子里同样是“抒情”的。它们任由亲情泛滥以至完全淹没读者,而刻意把“我”淡化以至几乎成了旁观者。然而,正因为如此,才隆重祭奠了亲情,也表白了无以偿还的无奈。应该指出,这些诗篇强烈地感动了我。同时,其中那种与第一副面孔截然相反的晦涩一直贯穿首尾,即吸引我又似乎在蹂躏我。代表第三副面孔的诗篇也主要归结在其博客的“”栏目下,如《生命之上》、《雨后,蛙一声不叫》和《沉默的歌声》等诗篇。如果仅就晦涩外表这一点而言,这些诗篇颇像属于第二副面孔的那些作品。但由于缺少了亲情这条线索,这些作品更加难懂。反复研读后,大概可以把这些诗归结为作者玄思中的“百味人生”。

本来我是主张把读不懂的诗凉在一边的(见本人的《怎样对待读不懂的诗》一文)。但桃花姐姐的诗还不是无从理解,虽然有一部分比较晦涩。另外,在桃花姐姐的诗中充斥着一些让我迷惑却又让我觉得值得玩味的现象,我暂且把它们成为“诗歌的新式法宝”。我现在还不敢认为我已经准确定位了这些“法宝”,我甚至还不敢把它们归结为“先锋”,因为害怕举着“先锋”大旗的人们不同意。但是,我现在觉得还是颇读出来了一些心得,因此愿意写下来与爱好诗歌的朋友们共享。

第一件法宝:嫁接

“香甜的槐花糕,祖母的呼唤冒着热气!”(­——《槐花槐花满天飘》)我愿意把这句诗解释为“香甜的槐花糕还冒着热气,祖母就急切地把我呼唤。”虽然这种解释让诗意丧失,但却非常合理,而且也可能最为接近作者所要表达的真意。把原来属于“槐花糕”的“热气”剪下来,嫁接到了“祖母的呼唤”上。

另一个佐证这种嫁接手法的诗句是:“他一直坐在门前的石板,夕阳呛出眼泪/灯心草抽干煤油,空气开始干咳,燃烧”(——《一小片云儿悄声哭泣着》)。这里,把属于“他”的“干咳”嫁接给了“空气”,而把“呛出眼泪”的功能从旱烟嫁接给了“夕阳”。

第二件法宝:不可比之比

诗句“我趴下,低过一种声音”把一种动作和一种声音相比,或者用一种声音比拟“趴下”这个动作的程度(——《雨后,蛙一声不叫》)。类似的诗句还有“春天不歇息,她将手举过早晨/高过一声吸足气的喊,重重垂落”(——《沉默的歌声》)。的确,这样的诗句不能够从物理或直观出发去理解。如果从物理出发,声音的高低其实是强弱,应该用“分贝”度量。而动作的高度是空间概念,应该用“米”去度量。因此,如果死板于物理的话,确实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如果从思辨出发地话,这样的诗句还是容易理解的。既然诗句里出现了“低”或“高”的关键词,而且使用了不可比拟之比,那么把诗句的意思理解为“不可理喻”的“低”或“无需比拟”的“高”,也就相仿佛了。只是这样的理解同样会让诗意顿失,实在是“理解”的难处啊!

第三件法宝:混同

《祖母三首》中的诗句“往年,再过几天/槐花就开了,你就回来了”几乎把祖母和槐花完全混同起来了。其实呢,祖母并没有回来,其实只是槐花确实要开了。随后的诗句“舔一下,你就站在舌尖了”,则把槐蜜当成了活着的祖母。当然,这种混同是建立在“灵”与“物”的合一的基础上的。表面上写“槐花”,实际上写祖母;表面上写舔槐花蜜,实际上在追思祖母的恩养之甜蜜。从渊源的角度讲,这种写法很像传统的“寄托”,甚至跟“兴”有一定的关系。因此,这件法宝很容易理解。然而它还是让人觉得奇特,因为作者似乎在有意混淆这灵与物,或者毋宁说在致力于把这灵与物混同起来。

作为传统的寄托来说,什么是被寄托者及什么是所寄托者,是很容易从诗的上下文及诗意本身进行清晰的区分的,它们之间仅仅纯粹的寄托的关系。而在桃花姐姐这里,作者好像在故意从“语法”上掩盖了这种区分。桃花姐姐自己怎样看待她的这个创造呢?好像也还抱着一种试验的心态。她在同样主题的另一首诗《槐花槐花满天飘》里说:“今年,不止一次说到了槐花/槐花开了,祖母并未回来/我的文字骗了我”。

第四件法宝:人天感应

《沉默的歌声》里的几句诗折磨了我很长一段时间:“我分辨不出/哪是胃液,哪是五谷/这多出来的酸痛,迫使莲蓬早谢”。为了标榜我确实读懂了这几句诗,我必须为它们找出哲学依据,以便探测桃花姐姐的“世界观”。经过半年多的努力,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词“人天感应”。作为诗人的人,一旦起心动念,竟然使莲蓬早谢。而起心动念的原因可以是“酸痛”,可以是迷茫,可以是任何缘由。

这种“人天感应”显然也与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天人感应”或“天人合一”截然不同。相对后者主张的人对天的毕恭毕敬及效法天道而言,前者是武断而傲慢的,比起“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以桃花一处开”要傲慢一万倍。在作为诗歌新式法宝的“人天感应”,诗人的起心动念的能量就是上帝,词语是魔咒,“天”不过是随诗人的意念舞蹈的精灵而已。于是,最伟大的诗人就是哈利波特,只要心地善良,就什么样的魔法世界都能创造出来。

这里的“天”不是“天道”,不是自然,因此也就不是“莲蓬”。然而让人迷惑的恰恰是采用了同一个符号“莲蓬”,而且也借用了“莲蓬”这个自然物身上可能发生“早谢”这个自然事件。这让人觉得这个“天”又恰恰是自然似的。表面上有矛盾,其实这正是作为诗歌新式法宝的“人天感应”的“规则”:“天”的元素确实并非自然本身,但又确实是向自然这个宝库所借得。

“人天感应”的上述规则还可以概括为“物化”:就是把人的痛苦说成是自然或自然的某一元素的痛苦,欢乐或任何其他感受亦然。

经过上述思辨,上述那句诗句“我分辨不出/哪是胃液,哪是五谷/这多出来的酸痛,迫使莲蓬早谢”就迎刃而解了,所表达的不过是一种迷茫而痛苦的情绪罢了。其前的诗句“春天有些骨质增生,不易手术”不过是把人的骨质增生(也许是诗人自己的)物化成了“春天”的罢了。

结束语

首先,没有全部读完桃花姐姐的众多作品,因此不敢肯定是否把其中的法宝都挖掘尽了。其次,我不敢肯定上述法宝是否都是太花姐姐的首创,比如,我曾经评论过得开云亭的一首诗《一只会头疼的鸟》,显见就采用了属于上述第四件法宝的写法,何况这第四件法宝也应该与“拟人”有渊源关系。只是我并非要歌功颂德,也并非要狐假虎威,因此可以为缩减篇幅而省去一些考证的功夫。最后,我现在还很难评价这些法宝的合理性和价值,但我确实觉得它饶有兴味,值得诗人或学者们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