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忧乐(小说)  

2009-08-24 13:03:23|  分类: 物事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引子

他在他的屋子里站着。

没有床,没有桌子,没有椅子。没有花盆和花,没有书和笔,只有一块明亮的水泥地。

他站在他的人屋子里。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站着。比如,他不明白他为什么没有坐着、躺着。水泥地明晃晃的,好像正有大光明从窗外透进来。窗外不知有什么,不知有树、鸟或人没有。不知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他光着脚板。不知为什么。他对这一点不关心。

他好像正要出发,正在等待着要去那儿。可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出发,也不知道要去那儿。

一个同他一样高的人,突然来到他面前,把他背到背上,走出门去。过了一条街,那个人把他放在了另外一间屋子里。那个人出去了,说是先去侦查侦查,然后就回来领他一起出发,去一个不知道的地方。

他就在这间屋子里等着,而那个人再也没有回来。

这间屋子也许就是他自己的屋子。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水泥地闪着亮光,窗外仿佛正有大光亮透入。

二 吃饭图

太阳照耀着泥泞的大地。路上的稀泥柔软而温和,坑洼里的积水闪着白光,像细碎的银子。

他好像已经出发了,赤脚印在泥土上,他感到很烫。

是吃饭的时间。泥地上摆着一些桌子,桌上摆着一些盆盆罐罐,里面盛着一些饭菜。成群结队的陌生的少男少女们正抬着碗去打饭,一边走一边吃。那边是男孩们,这边是女孩们,都穿得很漂亮。他站在男孩的队列和女孩的队列之间,不知道要加入他们的哪一伙,也不知该到哪儿去打饭。一个熟人也没有。

他光着脚,他很害怕。他害怕别人会看见他的赤脚,他很窘。但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他,好像根本没有他这个人存在。或者他是隐了身的,他们根本就看不见。他想到应该去找一双鞋,但他不知道他的鞋到哪儿去了。他想起了他那间屋子。那间屋子里好像没有鞋,只有一片闪亮的水泥地。他忘记了自己是否曾经拥有过一双鞋。

他应该去打饭,他想。可他没有碗。他记起了自己曾经有过一个碗,外表有黄艳艳的迎春花,深而大,白釉覆盖着铁皮。那是一个打不烂的铁饭碗。他不知道他的碗到哪儿去了。他又想起了他的那间屋子。那间屋子里似乎也没有碗,只有一片闪闪发光的水泥地。

他摸了摸口袋,摸出了一把饭票,可没有菜票。再摸……再摸,终于摸出了一张,却是一张一分的。

他还是光着脚,还是没有碗,只有一把饭票和一张一分的菜票。太阳依然银白,大地依然泥泞。陌生的少男少女们,依然来回地穿梭着,以各种各样的,或优雅的或笨拙的姿态吃着饭。这或许是梦,他想,在梦中,一切都会变成荒诞或奇迹。他一无所有,但这有什么关系呢?首要的事依然是要吃饭,没有碗没有菜票也没有关系。他向那些摆在泥泞大地上的饭桌走了过去。一切都会变成奇迹呢,他的手中何以不会变出一个饭碗和一张菜票呢?

三 事业图

室主任老李和同事小于正在一张桌子上看地图,红色、黄色、绿色和兰色的色彩纷乱一片。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面前有一张小巧的桌子。他瞟了老李和小于一眼,又转回头来做自己的事。他们好象正在做作业,地点却在那两幢办公楼之间的草地上。阳光银白无边,在那边的墙角有一枝玫瑰正开得火红火红。

“这件事可复杂着呢。”他一边做着事情,一边自言自语。“集成电路这东西,要设计、作图、制版、光刻……然后才做得出来呢。”

“那有什么难的?”没想到小于竟容不得他的自来话,抢白道。“用毛笔描描就行了。”

“毛笔可描不出来。”他说。

“用毛笔描得出来的。”老李站在小于一边。

“你们那个地图才是用毛笔描的呢。”他说。“集成电路可不能用毛笔描。”

老李和小于奇怪地笑笑,不再答话了。

他们轻视我,轻视我的工作!他想。他想要试图说服他们,但他不知道怎么说。他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火燃烧着。

四 尾声

一切都消失了,只有火焰燃烧的感觉还存在于心中。他睁开双眼,蚊帐顶正毫无生气地向下耷拉着。奇怪,心中怎么会有火焰燃烧的感觉?哦,记起来了了,是在对老李和小于生气?露天作业?地图和集成电路?一个梦吧,生什么闲气呀。

哦,还有……一个空荡荡的屋子,闪光的水泥地?吃饭,菜票和碗?我光着脚面对那么多人?他吃了一惊,一骨碌翻了起来。撩起蚊帐,却看见昨天才买的那双28元的凉鞋正端端正正地等在床边。而这个屋子也并非一无所有,到处狼迹的书籍充斥着屋子里每个可以利用的空间。

他心里一松,起床穿衣。哦,是该去上班的时候了。

 大约1992年初稿 2009年8月录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