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随笔)精神生活与奢侈品  

2010-12-19 18:43:25|  分类: 物事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周国平《灵魂只能独行》随想。

一 、周国平对灵魂与精神生活的阐释

是在儿子的“阅读与理解”试题上读到周国平的。于是就买了他的几本书,现在正在读的是《灵魂只能独行》。这是一本立足于哲学的优美散文集。全书试图“与世界建立精神关系”,并试图把深奥的哲学引入到普通人的生活中来。“人是有灵魂的(《人是有灵魂的》)”,而且“人的高贵在于灵魂(《人的高贵在于灵魂》)”。对此没有论证(事实上周先生承认没法论证),但有浅显的解释:“如果你读了一本好书,听了一只优美的乐曲,看到了一片美丽的风景,你也会感到快乐。是什么东西在快乐呢?显然不是身体了,你只好说,是你的心灵、灵魂感到了快乐(《灵魂是一个游子》)。”于是得出结论:“所谓灵魂,也就是承载我们的精神生活的一个内在空间罢了(《灵魂是一个游子》)。”因此,“不满足的人比满足的猪幸福”。“人与猪的区别在于,人有灵魂,猪没有灵魂”。“苏格拉底与傻瓜的区别在于,苏格拉底的灵魂醒着,傻瓜的灵魂昏睡着(《不满足的猪比满足的猪幸福》)。”

那么,人有了灵魂,是否就自动幸福了或高贵了呢?当然不是,周先生借助奥伊肯的话作为结论:“精神的实现绝不是我们的自然禀赋;我们必须去赢得它,而它允许被我们赢得”。周先生还以悲天悯人的情怀指出现代生活的不幸和平庸:“现代生活的特点之一是灵魂的缺席(《灵魂在场》)”,“精神生活的普遍平庸化是我们时代的一个明显事实(《救世与自救》)”。为了避免这种不幸与平庸,周先生呼吁人通过灵魂追求丰富的精神生活:“在投入现代潮流的同时,我们要有所坚守,坚守那些永恒的人生价值。一个不能投入的人是一个落伍者,一个无所坚守的人是一个随波逐流者。前者令人同情,后者令人鄙视(《坚守精神的家园》)”。

读到这里,我不能不感到深刻的共鸣。因为我本人就被自己的平庸感折磨着,以至于偶尔觉得生活毫无意义。只是我对自己的平庸无可如何,不能象周先生那样对平庸简直不能忍受:“除了平庸,一切都可以忍受(《论平庸和伪善》)”。我也很想从平庸中救拔自己,于是我对周先生能否为我指明一条道路充满期待。

我在周先生的书中搜寻着,他开出的处方是:“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人类精神生活的特征,那么,最合适的便是这个词——创造(《度一个创造的人生》)”;“在我看来,创造在生活中所占据的比重,乃是衡量一个人生活质量的一个主要指标”。但是,怎样才能“度一个创造的人生”呢?周先生回答:“决定一项活动有无创造性的关键在于有无灵魂的真正参与。”

应该说,这些话一点也不难理解。但只要稍加思索,就发现周先生所给出的只是原则,几乎没有可操作性。对于我而言,我的灵魂在哪里?我能够命令他来真正参与吗?况且,灵魂是什么呢?在这里,求助于周先生的上述那个关于灵魂的定义,根本无助于我“捉住”我的灵魂,更谈不上如何指挥这个灵魂去真正参与创造了。而且,根据周先生的意思,灵魂要有丰富的精神生活须求助于创造,而所谓创造,又需要灵魂的真正参与,由此不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了吗?灵魂能够“自觉”地真正参与吗?

那么,周先生有没有一个“案例”让我们学习学习呢?《哲学家与中蛊者》讲述了一位狂热于精神生活的青年农民工的故事。这位农民工找到作为哲学家的周先生,要求周先生帮助发表自己的短文《人本质论》及三首小诗《思索》、《痛苦》和《理想》。周先生利用“缓兵之计”支走农民工之后,终于还是拒绝了他的要求,理由是“总体说来,我觉得整篇文章所表达的无非是一个信念:精神是人的最高本质,人惟有凭借精神才能使自己在宇宙中的存在具有意义。事实上,这个信念属于每个注重精神生活的人,全然不是什么新思想”。于是周先生改由自己撰文介绍那位农民工的思想,并且承认:“这些句子闪烁着真知,准确表达了一个沉浸于精神性思考的人的体悟,而它们的的确确出自于一个长年累月在建筑工地上做苦工的农民的笔下。”

二、周国平给我的困惑

这里,周国平先生把一个巨大的困惑留给了我。

本来,我指望周先生的这个案例,能够给我一个榜样。通过这个榜样,我可以学到如何使自己的精神生活丰富。没有想到,周先生给了那个农民工以致命的打击,也就同时给了我致命的打击。以致让我怀疑,周先生向我们精心描述的“灵魂生活”如果不是空中楼阁的话,起码也是一种我们普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了。

我被严重的挫败感折磨着,不得不掩卷沉思。我同情那位农民工,期望能够拉他一把,从而也把我自己拉出深渊。于是我对周先生的逻辑吹毛求疵起来。

首先,周先生以“全然不是什么新思想”为由拒绝帮助那位农民工发表他的论文,好象理由太不充分。因为即便是周先生自己的书,比如我正在读的这本《灵魂只能独行》,其中完全属于周先生自己的新思想的恐怕也只有百分之二三,其余的恐怕属于苏格拉底、柏拉图、康德、尼采、泰戈尔、耶稣等人。这只要从书中有多少对这些人的引述就看出来了。然而周先生的书不是堂而皇之地发表了么(当然最初也可能是自费出版的)?

其次,以是否有“创新”来评价论文的价值是现行的世俗标准,现在也用来评判科学论文。而周先生是哲学家,是精神生活的推重者,难道他也采用这个世俗的标准么?精神生活所追求的是人生的永恒价值,而这种永恒价值能够创新吗?它顶多只能够被发现、被共鸣而已呀。周先生自己就以对话的形式谈到了这一点:

“你也来创造一种新思想。”

“新思想?天底下哪有什么新思想?人类的历史实在太慢长了,凡是凭人类的脑袋想得出来的思想,在历史上都已经提出过了(《论思想》)。”

那么,那位农民工是不是已经被周先生不公正地对待了呢?我甚至怀疑周先生身上也庸俗地存在某种“学霸”作风了。

最后,周先生如果果真有如此这般的缺陷,那么他反而于我更近了:原来他也终究是人,而不是神嘛!此外,那位农民工也就大可不必为自己的论文不能发表而痛苦了,因为即便高雅如周先生也难免沾染了俗人的自命清高。因而,他的拒绝不意味着代表最高精神生活的“上帝”的拒绝。相反,“上帝”同佛一样,是充满无限悲悯的。正如周先生自己所引自《新约》的话:“天父使太阳照好人,也同样照坏人;降雨给行善的,也给作恶的。”那么,上帝的精神生活的阳光怎能照不到那位农民工呢?

在这一点上,佛也是主张“普度众生”的,“佛”这种“大彻大悟”的最高精神境界也是向所有的人开放的。净土宗更是提出了“证佛”的那种最简便方法:只需要念阿弥陀佛的佛号就可以了。

三 继续寻找我的灵魂

尽管因为周先生对待那位农民工的态度令人沮丧,但他那个追求丰富精神生活的号召继续感召着我的内心。我继续揣摩着周先生关于灵魂的论述:“灵魂是一只杯子。如果你用它来盛天上的净水,你就是一个圣徒。如果你用它来盛大地的佳酿,你就是一个诗人。如果你两者都不舍弃,一心要用他们在你的杯子里调制出一种更完美的琼浆,你就是一个哲学家(《灵魂之杯》)。”紧接着,周先生说出了令人振奋的一句话:“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灵魂之杯。”那么我当然也有了。可是,我的灵魂之杯到底在哪里?我怎样才能象把捉一只水杯一样把捉我的灵魂?我能用它到哪里去盛天上的净水或大地的佳酿?又何以、何从在其中调制两者的琼浆?

经过这样的追问,周先生的上述感人话语立刻显示出其苍白。或许毋宁说:如果你是个圣徒,你就懂得如何用你的灵魂之杯盛天上的净水;如果你是个诗人,你就懂得如何用你的灵魂之杯盛大地的佳酿;如果你是个哲学家,你就懂得如何用你的灵魂之杯调制出一种更完美的琼浆。但是,如此说来,要有丰富的灵魂生活,必须先要做圣徒、诗人和哲学家。如此,终点又回到了起点。于是周先生的美丽话语也许还不如以下一段话更具有指导性:如果你想做圣徒,就先去读《圣经》;如果你想做诗人,就先去读诗人们的诗集;如果你想要做哲学家,就先去读哲学家们的大作。

经过上述的艰苦求索,周先生还是没有帮我捉住我的灵魂。那么是否可以求助于其他思想体系呢?我想起了禅宗的一段公案来。据说,禅宗二祖慧可曾经向初祖达摩寻求“安心法门”,达摩说“拿心来为汝安”,慧可搜寻半晌回答“寻心了不可得”,于是达摩说“为汝安心竟”。 在佛教及禅宗里,“心”不正是证佛的场所吗?那么,周先生所说的那个“灵魂”难道不就是慧可所说的那个“心” 么?而上述公案本身不也揭示了“寻心了不可得”的谜底了吗?于是我明白了,我的灵魂,不仅周先生不能帮我捉住,也是一切哲学都不能帮我去捉住的。但在禅宗那里,还是在依稀可以看到一套修持、印证的方法,就这一点而言,还是比周先生的漂亮语言的指导性强得多。

四 我的二流的精神生活

在读周先生的书以前,我就一直在追求某种“超凡脱俗”的精神生活,然而一直是失败的,因为我一直没有摆脱自己的平庸感。因此,周先生的书才引起我如此强烈的共鸣,以致最初我满怀即将“超凡脱俗”的期待。然而,到现在证明又一次失败了。也许我会继续忍受自己的平庸,因为我别无他法。自杀吗?那只能证明懦弱而已。

但是,这不是终点,也许恰恰是起点。我同意周先生引用的那句最高指示:“人还是应该有点精神的。”我将继续追求我的精神生活,哪怕是二流的。

2010-12-19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