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争鸣)简化字符合“大道至简”的传统中国哲学原理  

2015-03-15 12:41:55|  分类: 物事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恢复繁体字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据说两会委员们已经提出了几轮的类似提案。他们的理由,无外乎是简化字破坏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然而,在中国,持有与他们相反的另一个极端观点的还有一派,那就是中国文化有罪论者。以这后一派的观点,中国文化是中国近代落后于西方的罪魁祸首。汉字,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连简化也太温和了,就应该直接取缔,改为拼音化文字才是。鲁迅就是这一派中最著名的一位。他甚至认为,将汉语改为普通的拼音化文字尚且不足,要改为“世界语”那种特别简单的拼音文字,字汇不要那么多,语法也不要那么复杂,因此不经过太多教育的任何大老粗都能够精通。他还呼吁,最好全世界都使用世界语,那样全世界任何先进的玩意儿,中国的学不好汉字的大老粗们就能够不劳而获地“拿来”,中国也就不会落后了。只可惜世界语没有几年就自生自灭了,鲁迅的空想才未能为中国的劳苦大众服务。

乍一看来,上述两种观点确实针锋相对。但其实两者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与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一个重要观点“中庸”相抵触。两者相较,后者排斥中庸是符合逻辑的,因为后者的本质就是反传统文化的。后者理解的中庸就是无是非、无原则、对统治阶级奴颜婢膝。对于这样的中庸,不反何待?但这是一种误解。根据王夫之等前贤的解释,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因此真实的中庸指的是中道之学,是指学问过程中的无偏私、无成见、无教条的心境,是格物致知与知行合一的前提原则,是实事求是的求学态度。理解了这一层,以中庸为核心的中道之学就不仅不应被打倒,反倒应该被继承并发扬光大。

遗憾的是,前述那些要恢复繁体字的专家们一方面践踏着中庸之学,另一方面高喊着是为了维护传统文化,陷入逻辑的自我矛盾而不自知。且看他们是怎么攻击简化字的,说什么“亲”不“见”,“爱”无“心”。这种说法确实辛辣,但辛辣还掩盖者一种激愤,不符合“喜怒哀乐之未发”的中庸之学。其实,“亲”不只是“见”。如果仅只是“见”,盲人岂不知亲情,此又一逻辑矛盾也。如果承认“亲”不只是“见”,那么减去一个举一不能返三的“见”又何碍作为符号的“亲”的包容?同样,作为社会行为的“爱”固然应当有“心”,但岂止有“心”了得?难道少了“友”就可以?难道不应该有眉目传情、甜言蜜语等等之类的东西?何况此“心”是心脏的“心”、心理的“心”还是哲学的“心”?如果不经过一番思辨与感悟,这个“心”其实空洞无物,其实完全无助于抵达“爱”的深处。

因此,“亲”也好,“爱”也好,它们只是符号。要抵达它们指向的深厚的内涵,靠的是思辨与感悟,而不依赖于跟他们挂钩的符号具有多少提示。而思辨与感悟在中国哲学中体现为格物致知与知行合一,这是一种永远处于进行时的认知活动。这种认知活动虽然也以语言乃至文字为基础,因此以《说文解字》的中国传统“小学”也可视为中国哲学的思辨与感悟的一部分。但是,作为人类高级认知活动的思辨与感悟,是可以相对独立于语言文字的。正因为如此,中国不仅有“小学”,还有“大学”。又比如,英语的“love”一词并不包括“heart”之词根,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认为说英语者不懂得“爱”。恰恰相反,通过思辨与感悟,我相信他们理解的“爱”不比我们更少,也不会比“愛”更少。这也是不同语种之间具有翻译之可能的原因。

事实上,中国文化有罪论没有依据,所谓唯繁体字才能维护中国文化之说也有失偏颇。汉字至今没有拼音化而了之,中国也照样发展了。同样,简体字实施半个多世纪了,天也没有塌下来。而且,简体字的实施其实符合“大道易简”的传统中国哲学原理。本人曾在拙作《格易论》中作过论述,“大道易简”是中国传统哲学之认识论部分的基本原理之一。这条原理不是说那个世界万物所遵循的大道是简易的,而是说对那个万般复杂的大道的表述与把握是简易的。一阴一阳之谓道,这就是中国传统哲学对那个万般复杂的大道的最简易表述。语言作为格易、格物和述理的工具,它应该遵循“大道易简”的原理。为此本人在拙作《格易论》中曾作如下申述:

“由此可见,如果没有简易原则,仅仅一个‘万’字不就得把人害死。汉语作为一种象形文字,以一横画表示‘一’,以二横画表示‘二’,以三横画表示‘三’。但终究不用一万条横画表示‘万’,尽管这样做满足作为象形文字的‘象形’原则。不仅是数词‘万’,‘十’、‘百’和‘千’等数词的情况亦相似。在‘象形’原则与简易原则相矛盾的时候,汉语毫不犹豫地选择简易原则。可以说十进制计数法的发明、阿拉伯数字的发明、乃至现代的科学计数法的发明,无一不是简易原则的体现,而且无一不是在使数学成为更加有效的格易工具的意义上具有重大的意义。”(拙作《格易论之九·格易的简易原则》)

这条“大道至简”的原理起源很早,早在易经里就提出来了,而且贯穿于中国思想史中。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说“大道易简,有权不能任性”就是对“大道易简”原理的最新一次应用。再回到简化字的问题,简化字的实施其实是上世纪对“大道易简”原理的一次伟大的实践与应用,虽然可能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但其基本方向是完全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

(本文到此本该结束了,但内心的忐忑促使我继续说点题外话。原因是我是国学的粉丝,朋友中有几位是国学家,我很担心本文的观点会得罪他们。然而,纠结过后,觉得这种纠结本身就是心存偏私,已经违背中庸之道了。是以合盘托出,希望朋友们切磨箴规乃至板砖可矣。另外,我愿意告诉大家,本人并非对繁体字毫无了解而乱说,我的繁体字修养还算可以,通读繁体版的苏轼诗全集不太吃力,即使书写也能做到大体不差。)

2015315日星期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