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绿草清风》自序  

2016-03-30 20:07:41|  分类: 行咏香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草清风》自序

王自成

有位诗人曾经说过:在诗人和新诗之间,旧体诗是第三者。这话是站在西方文化中心论的立场上说的。如果把经过现代汉语翻译过的西方诗歌奉为当代新诗的宗主,那么说旧体诗是第三者也就不奇怪了。当然,如果承认现代汉语也是汉语,而且是从古代汉语演化而来的,那么中国诗人已经与旧体诗相恋两三千年了,那么当代新诗反倒像是第三者了。但从文化发展和创新的角度来看,温故纳新本来就是思想文化史的常态。诗人本来就是思想的先锋、文化的创造者,本当就是学问贯古今,创造跨时空的天之骄子,怎能把他比作喜新厌旧的世俗风流浪子呢!因此,无论是旧体诗还是新诗,只要还称得上是诗,就是语言的瑰宝,文化的灵魂,怎能比作是争风吃醋的小女子呢!如此说来,则上述诗人的说法不仅不怎么“震耳发馈”,反倒显得浅薄鄙俗了。

然而,若引用这个比喻来概括我写诗的经历,却贴切到七、八分的程度。我这一代人从小所受的语文教育都是以现代汉语为主的,所以当年作为文艺青年也曾狂热地写新诗,也曾发表过几十篇宝贝疙瘩。甚至也曾自行编纂辑集,至尽敝帚自珍,但终究没有使之出版。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许是中国文化的基因在作祟,没有其他消遣的我,逐渐滋长其那种中国古代文人常有的诗书自娱的穷酸模样来。于是,越来越多地写起旧体诗来。自2007年开辟博客以来,最初每年产量不过一、二十首,到最近两年,年产量增加到约100首了,而原本孜孜以求的新诗写作则基本绝迹了。现在汇集在一起,竟也洋洋可观,不计为节省篇幅而割爱的,收入300多首,可以成集了。其中50首勉强称得上是律诗或近体诗,已经在标题前注明了。其余皆为古风,一并在此说明,就不在标题前缀字了。

现在重读这些篇章,自珍自爱之情难以言表,颇有不惜代价欲发表之之意,因此是该写这篇序的时候了。首先要讨论的问题是:什么是古风?且引用王力教授的话来回答上述问题:

“自从唐代近体诗产生以后,诗人们仍旧不放弃古代的形式,有些诗篇并不依照近体诗的平仄、对仗和语法,却模仿古人那种较少拘束的诗。于是律绝和古风成为对立的两种诗体。”(王力《古体诗律学》,第1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12月第一版)

原来,所谓古风就是那种不是律诗的古体诗,于是又必须先回答什么是律诗了。好在律诗的定义并不复杂,简单来说,律诗就是讲究平仄和对仗的五言、七言的平声韵的诗。以五言律诗为例,所谓讲究平仄,就是每个诗句的平仄形式只能限定在7个“合律”的平仄形式(包括4个基本形式和3个第一字“拗”的形式)之内,且每3句诗句的平仄形式要按照“对”和“黏”的规则进行周期往复的变化。所谓“对”是要求每个奇数句的第二字要与下一个偶数句的第二字为相反的平仄,所谓“黏”是要求每个偶数句的第二字要与下一个奇数句的第二字为相同的平仄。此外,律诗还往往要在一些奇数句和随后的偶数句之间构造对仗。

说明了什么叫律诗,再来说明什么叫古风就容易了。就是具有如下特征之一的五言诗、七言诗和杂言诗:(1)不讲究平仄;(2)不讲究对仗;(3)不讲究“对”和“黏”;(4)包含上述三个特征中的任何两个;(5)包括上述全部三个特征。

这里仅谈谈第一个特征,因为这个特征足以概括大部分现有古风作品的特点了。关键在于怎样理解这个“不讲究”,只是相对于律诗的“相对不讲究”,还是不依赖于任何条件的绝对不讲究?我们对此略微作一点深入的考察。上述王力的《古体诗律学》一书为回答这个问题提供了丰富的证据。以五言为例,对于律诗限定的7种平仄形式之外的所有25种平仄形式,王力均在书中枚举了大量古代诗人的诗句。他随后在第103页作出这样的总结:“以上所述十三大类廿五小类的平仄形式,已经包括律句以外的各种形式。虽有常用罕用的不同,然而每一种可能的形式都被诗人们用到了。出句和对句的平仄相配,虽也有常见的配合法和罕见的配合法,但也没有一种配合法是禁用的。”

另一方面,在古体诗中杂入合律的句子,于古风也并非禁忌。同书在第93也就曾说:“孟浩然在古诗里喜用律句,尤其是像‘还袂何时把’那样的句子”。对于其他写古风的诗人,同书第151页又有评论说:“着意避免入律者,五言有孟郊,七言有韩愈。至于杜甫,只有五言仿古,七言则不大避免入律。李白最为特别,他很少作律诗,然而他有一小部分五古是入律的,一大部分七古是入律的。”总之,在古人的古风诗里,已经穷尽了数学上所能列举的所有平仄形式,尽管有的常见一些(比如三连平),有的罕见一些(比如四连平和五连平),但都不是绝无仅有。也就是说,任何一位诗人,哪怕他完全不懂得平仄,他任意诹出一句五言诗来,其平仄形式都可以在古人那里找到宗主,而且这位宗主还并非“佚名”,而是具有传世之作的诗人。

综上所述,从逻辑方面看,古风可以被看作是完全不讲究平仄的。然而,中国的诗论家在感情面前,往往有忽视逻辑的倾向。他们出于对平仄理论的喜爱,往往站在律诗的角度去看待古风,因此觉得古风也有这样那样的平仄定式,殊不知那不过是统计上“常见”而已!而若用那些定式作为写作古风的公式,那么只会挂一漏万,一无是处。正如前文所说,如果说以韩愈、孟郊的避免入律为古风之正轨,那岂不是说李白、杜甫的不避免入律为古风之旁门左道?所以,起码仅仅在古风的平仄这个问题上,我愿跟同好者分享的观点是:公尽管可以按照公之才情学识乃至一时癖好挥洒可矣!

第二个需要讨论的问题是:古风的用韵有什么规律或原则?而本人的作品又是怎样用韵的?对于前一个问题,王力在上书中如是说:“古体诗的用韵,仍以本韵为常见”。但是,上书又开辟了论述“通韵”和“转韵”的章节,说明古体诗是允许押通韵并使用转韵的。其实,王力是站在律诗的角度去论述古风。他没有说明什么叫“本韵”,但无论这“本韵”所依据的是“切韵”、“唐韵”或“广韵”乃至“平水韵”,都有一些古风作者生于这些韵书的编纂年代之前,无从谈起他们的创作是按照这些韵书而进行的。但是,无论王力的“本韵”根据的是什么,既然允许“通韵”和“转韵”的存在,就说明古风的用韵比律诗要宽得多。至于本人的作品,由于所受的是现代汉语拼音的教育,所以本能地采用的是中华新韵。但是受限于本人的才力,不时混入了一些不属于新韵,却在李杜等人那里看到的通押的韵字,也是常有的事情。至于李杜等依照的是《切韵》还是《唐韵》,我还真没有深究,留待以后继续学习吧。

总是,无论是从格律还是用韵方面来说,古风的规定都是最为宽松的。这也就是像我这样的才力浅薄的作者尤其喜欢古风,因而本书大部分作品均为古风的原因。当然,我作为一名深受中国固体诗歌熏陶的知识分子,我承认关于格律和音韵的偏爱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的骨子里。因此,我也尝试着写了一些律诗,并在标题前做了注明,只是格律音韵都可能不那么完美。

第三个需要讨论的问题是:本书所写的是什么样的一些古风?这个问题来自网友清书(Kevin)在本书《杏花时节登西山》一诗之下的评论及随后引发的讨论,现抄录于下:

清书问:“不知先生用的是那种古风?”

我回答:“李白的古风是我较为熟悉的。但我可能学得不像,让先生见笑。另外,恕我孤闻寡见,我没听说过有多种古风。不过,同一的‘风’,在不同时代是可以有所变化,也应该有所变化的。今天也不例外。谢谢!

清书解答:“这古风分上古、中近古的,李白的古风属于中古。”

我回答:“谢谢啦,又长了知识!

Songlinyiwen加入讨论:“世上本来没有风,跟的人多了,也就成了风。‘同一的‘风’,在不同时代是可以有所变化,也应该有所变化的’。”

清书回复:“那倒是。”

从上述讨论可知,我作为当代的古风诗的作者,也应该回答一下自己的作品属于那种“风”的问题。但前述关于古风的定义,只要不是律诗的古体诗就是古风了,只有一种,没有多种的区别。清书给出上古、中古和近古的区别,后来我从网上也查到类似的说法:晋唐以前的古风是上古,晋唐的古风是中古,宋及以后的古风是近古。按照这种只是从年代上进行划分的理解,我属于当代作者,我的作品当然是当代古风了。然而,问题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否则清书也就不会发出他的疑问了。另外,按时代划分作品类型的事情往往是评论家们在“跟的人多了,也就成了风”之后才做出来的,而我的作品岂敢自诩有这种影响呢!

因此,我还需进行进一步的思考。回想起《诗经》中的“豳风”、“陈风”之类,就有“民歌”的意思,许多作品的作者也是佚名的草根作者。想去想来,只有这个意思与我现在的身份有些贴切。我身为当代草根作者,有如原野上的绿草,宠辱不惊,自在枯荣。所以,我的古风作品乃《绿草清风》也。它不同于“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的“风”,它恰恰是来自如野草般的小人物的“风”,然而,由于野草顽强的生命力之故,带有鲜活的生命的气息。如果“采风”的大人先生路过,相信也会感到一股拂面清风扑过。我虽微,我也天生,亦可自诩为天之骄子;我的作品虽微,非他人所可取代。如此足矣。

那么,来自我这株小草的“清风”到底是些什么呢?就是我的所历、所见、所感的一些以古体诗为形式的咏叹,由于身处这个时代的缘故,饱含着这个时代的生活气息。这些所历所见包括古代还没有出现的一些事物,比如手机、电脑、网络、美国、高考和英语,所有这些“新”的物像,都被不同程度地整合到“古风”这个典雅的青花瓷酒瓶当中了。至于这瓶中的“新酒”的风味,还待读者您品而知之,非我王婆自夸而君能知之者也。

最后说明一下本书的编排。本书完全按照写作年代先后顺排列,只是为了不让读者读得太累的原因,分为“香山掠影”、“京华晴日”和“长城烟岚”三辑。这三个辑标题只是相对地概括了辑内作品的题材,希望读者不要绝对地去看待也。

 

20151025日星期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