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曾国藩的混世哲学(十一)  

2017-12-12 17:28:47|  分类: 行咏香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国藩的混世哲学(十一)

王自成

治军之道——作为原则的“严明”和作为辅助的“推诚”

上节已经说过,曾国藩的为政之道是以“求仁”为原则,而以“峻法”为权变的。而曾国藩的功业以扫平太平天国为最,其治军之道也最能引起研究者的兴趣。有趣的是,他并未一贯地将“求仁”当作原则坚持下去。我读《曾国藩全书》及《挺经 冰鉴》中与治军相关的语录,发现曾国藩的治军之道变成了以“峻法”为原则,而以“求仁”为权变了。

他说:“古人用兵,先明功罪赏罚。”为此,须严立军法,并严明行之:“立法不难,行法为难。凡立一法,总须实实行之,且常常行之。”又说:“吕蒙诛以笠取铠之人,魏绛戮乱行之仆。古人处此,岂以为名,非是无以警众耳。”可见,他这是以“峻法”作为治军之原则,“严明”只是“峻法”的文雅说法而已。

在治军这个特殊的场合,“求仁”已经不再是原则。他说:“太史公所谓循吏,法立令行,能识大体而已。后世专尚慈惠,或以煦煦为仁者当之,失循吏之义矣。为将之道,亦以法立令行,整齐严肃为先,不贵煦煦也。”又自我检讨说:“近年驭将,失之宽厚,又与诸将相距遥远,危险之际,弊端百出。然后知古人所云作事威克厥爱,虽少必济,反是乃败道耳。”可见“求仁”可能导致失之宽厚,因而在治军这个场合曾国藩不再强调“求仁”。

但曾国藩仍然坚持以“礼”作为“峻法”的纠偏手段,他说:“九弟临别,深言驭下宜严,治事宜速。余亦深知驭军驭吏,皆莫先于严,特恐明不傍烛,则严不中礼耳。”此外,曾国藩并没有完全抛弃属于“求仁”范畴的“宽厚”,它仍是治军的辅助手段: “以精微之意,行我威历之事,其于死者无怨,生者知警,而后存心乃安。待之之法,有应宽者二,有应严者二。应宽者:一则银钱慷慨大方,绝不计较,当充裕时,则数十百万掷如粪土;当穷窘时,则解囊分润,自甘困苦。一则不与争功,遇有胜仗,以全功归之;遇有保案,以优奖笼之。应严者:一则礼文疏淡,往还宜稀,书牍宜简,话不可多,情不可密;一则剖明是非,凡渠部弁勇有与官姓争讼,而适在吾辈辖境,及来诉告者,必当剖决曲直,毫不假借,请其严加惩治。应宽者,利也,名也;应严者,礼也,义也。四者兼全,而手下又有强兵,则无不可相处之悍将矣。”

总之,在治军这个领域,“求仁”已经从原则下降为作为权变手段的“推诚”了:“ 鄙意用兵之道,最重自立,不贵求人。驭将之道,最贵推诚,不贵权术。我湘淮各军,若果纪律严明,节概凛然,华尔(当时英国驻上海洋枪队队长)亦必阴相许可。凡附强不附弱,人与万物之情一也,中国与外夷之情一也。以自立为体,以推诚为用,当可渐为我用。纵不能倾情倒意,为我效死,亦必无先亲后疏之弊。若无自立推诚二者为本,而徒以智术笼络,即驾驭同里将弁且不能久,况异国之人乎?”

这里所谓自立,就是增强军队的战斗力,做到“纪律严明,节概凛然”,其基本方法就是“峻法”和“勤”,因此是根本,是原则。至于推诚所推之“诚”,如下这段话有解释:“君子之道,莫大乎以忠诚为天下倡。世之乱也,上下纵于亡等之欲,奸伪相吞,变诈相角,自图其安而予人以至危。畏难避害,曾不肯捐丝粟之力以拯天下。得忠诚者起而矫之,克己而爱人,去伪而崇拙,躬履诸难,而不责人以同患,浩然捐生,如远游之还乡,而无所顾悸。由是众人效其所为,亦皆以苟活为羞,以避事为耻。呜呼!吾乡数君子以鼓舞群伦,历九载而勘大乱,非拙且诚者之效欤?”可见,所谓推诚,类似于我们今天所说的爱国主义或献身精神之教育,当然自己要以身作则。不然,自己不诚,就无诚可推了。

那么,曾国藩为何只把“推诚”当作“用”,而不是“本”呢?道理很简单,推诚是需要别人来响应的,而别人是否会按自己所希望的那样来响应,其实还是未知之数。自己“修诚”或自己“求仁”都是自己能做主的事情。正如曾国藩所说:“‘我欲仁,斯仁至矣。’我欲为孔、孟,则日夜孜孜,惟孔孟之是学,人谁得而御我哉!”但要求别人求仁,或推诚与别人,就不完全取决于自己了。以至曾国藩也只好“克己而爱人,去伪而崇拙,躬履诸难,而不责人以同患”了。因此也不难理解他何以不能一贯地将“求仁”当作原则来坚持的原因了。实事求是地说,在军事这个领域,只知道一贯“求仁”确实是迂腐的,恐怕很难达成“除暴安良”的目的,结果反而于“求仁”南辕北辙。盖求仁乃正常生态下的原则,而在战争这种变态生态之下,确实需要以“峻法”作为原则。正如老子所说的:“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而既然已经不得已而用之了,也得遵循兵者作为凶器的本身的规律,否则就没法驾驭这把凶器,所伤的恐怕也就是自己,而非敌人了。

20171212日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