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乐天的博客

走马观诗坛,撷得数枝花

 
 
 

日志

 
 
关于我

王自成,1966年生云南省宁蒗县。1982年毕业于宁蒗一中,考入云南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理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喜欢白居易,遂自号王乐天。

网易考拉推荐

曾国藩的混世哲学(九、十)  

2017-12-08 17:41:47|  分类: 物事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国藩的混世哲学(九、十)

“明强”是对“智勇”的继承和创新

写到这里,我虽然尚未讲完《曾国藩全书》之《挺经》及《挺经冰鉴》之《挺经》的全部内容,但已经发现那些尚未讲述的内容与《挺经》的主题“坚挺”其实没有逻辑上的关系。这也正好说明我在上文对这两个版本的《挺经》的基本判断:所谓《挺经》只是后人摘抄曾国藩语录拼凑而成的。因此,本节先探讨一下上文已经讲述的应当归入《挺经》的那些内容的来源,而将介绍曾国藩其他哲学思想的任务留给下一节结以后。

曾国藩的《挺经》的主题是“坚挺”,而其学术化的说法就是“明强”。而他在谈论“明强”之“明”时说:“三达德之首曰智,知即明也。”可见,曾国藩的“明强”之“明”正是继承于《中庸》第二十章中的三达德之“知”:“天下之达道五,所以行之者三。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妇也,昆弟也,朋友也。五者,天下之达道也。知、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所以行之者一也。或安而知之,或困而知之,或勉强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困而行之,或勉强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子曰,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此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曾国藩也认为学问是做到“明”的根本途径,与孔子的“好学近乎知”完全一致。

曾国藩在谈到“明强”之“强”时说:“至于一身之强,不外乎北宫黝、孟施舍、曾子三种。”可见,这个“强”正是继承于孟子所说的“勇”(《孟子?公孙丑上》):“北宫黝之养勇也:不肤挠,不目逃;思以一毫挫于人,若挞之于市朝;不受于褐宽博,亦不受于万乘之君;视刺万乘之君,若刺褐夫;无严诸侯,恶声至,必反之。孟施舍之所养勇也,曰:视不胜,犹胜也;量敌而后进,虑胜而后会,是畏三军者也。舍岂能为必胜哉,能无惧而已矣!孟施舍似曾子,北宫黝似子夏;夫二子之勇,未知其孰贤;然而孟施舍守约也。昔者曾子谓子襄曰:‘子好勇乎?吾曾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自我反省无愧于良心道理,因而能理之其状。缩,直也),虽千万人,吾往矣。’孟施舍之守气,又不如曾子之守约也。”细读《孟子》这段文字的意思,北宫黝之勇是身体之勇(也就是曾国藩所说的斗强之勇),孟施舍之勇是基于气概和智慧的智慧之勇,而曾子之勇才是无愧于良心的道义之勇。当然,曾国藩所赞赏的是曾子之勇:“孟子之集义而慷,即曾子之自反而缩也。惟曾、孟与孔子告仲由之强,略为可久可长。”

 当然,曾国藩还引用其他思想家的语录来说明这个“强”:“天下无现成之人才,亦无生知之卓识,大抵皆由勉强磨砺而出耳。《淮南子》曰:‘功可强成,名可强立’;董子曰:‘强勉学问,则闻见博;强勉行道,则德日进’。《中庸》所谓‘人一己百,人十己千’,即强勉功夫也。”

总之,曾国藩的“明强”思想可以说完全在以儒家为代表的传统哲学的“智勇”的继承。区别在于,传统的叙述因过于简约而多流于高大上的空谈,而曾国藩从应用角度出发,对坚挺、坚忍、勤俭和学问等侧面进行了具体、细致的发挥,让学者一下子觉得路径昭然、简单明白了。应该指出的是,曾国藩的《挺经》或明强学说,虽然在传统哲学思想中有其根源,但确是曾国藩哲学思想中最具创新性的部分,其内部具有清晰的逻辑脉络,讲述也较为完备。

作为原则的“仁爱”和作为权变的“峻法”

曾国藩的其他思想不仅内容庞杂,且来源多样。不像孔子有一个“仁”的中心,或像孟子有一个“义”的中心。这就让本文在这里的讲述面临着一些困难:本节以下要讲述的内容与上文的《挺经》或“坚挺”没有逻辑上的关系。为此,我曾考虑另外撰写一篇文章去介绍曾国藩的《挺经》之外的思想。然而,这样的介绍会使曾国藩的思想失去完整性,会留下以偏概全的毛病,对读者是不负责任的。因此,下文将继续讲述曾国藩那些庞杂的思想,而对于它们之间逻辑关系之缺乏或牵强之处,预先在这里略作说明,也许可以成为曾国藩研究者们的新的起点。

曾国藩的《挺经》或明强学说教我们的是一种个人奋斗哲学或一种个人人生哲学。而曾国藩作为一位杰出政治家,当然有他的为政思想:“为治首务爱民,爱民必先察吏,察吏要在知人,知人必慎于听言。魏叔子(指清代散文家魏禧,字叔子,有《魏叔子集》)所言‘仁术’,‘术’字最有道理。爱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即‘术’字之解也。又言蹈道则为君子,违之则为小人。观人当从行事上勘察,不在虚名与言论;当以精己识为先,访人言为后。”

这里的“爱民”当然来源于孟子,而“仁”当然来源于孔子:“孔门教人,莫大于求仁,而其最切者,莫要于欲立立人,与达达人数语。立者自立不惧,如富人百物有余,不假外求;达者自达不悖,如贵人登高一呼,群山四应。人孰不己立己达,若能推以立人达人,则与物同春矣。而后世求仁者,莫精于张子(宋代思想家张载,关中学派创始人,程朱理学的先驱)之西铭,彼其视民胞物与,宏济群伦,皆事天者性分当然之事。必如此,乃可谓之人,不如此 ,则曰悖德,曰贼。诚如其说,则虽尽立天下之人,尽达天下之人,而曾无善劳之足言,人有不悦而归之者乎!”

作为军事家的曾国藩,仍然以“仁”、“礼”作为治军的基本原则:“带兵之道,用恩莫如用仁,用威莫如用礼。仁者,所谓欲立立人,欲达达人是也。待弁兵如待子弟之心,当望其发达,望其成立,则人知恩矣。礼者,所谓无大小无众寡无敢慢,泰而不骄也,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威而不猛也。持之以敬,临之以庄,无形无声之际,常有凛然难犯之象,则人知威矣。守此二者,虽蛮貊之邦行矣,何兵之不可治哉!”又说:“吾人带兵,如父兄之带子弟一般,无银钱,无保举,尚是小事,切不可使之因扰民而坏品行,因嫖赌洋烟而坏身体。个个学习,人人成才,则兵勇感恩,兵勇之父母亦感恩矣。”

可见,曾国藩的“求仁”、“爱民”思想来自孔子、孟子、张载等前代思想家。他接着张载的“民胞物与”讲述“爱民”的本体论根据:“求仁则人悦。凡人之生,皆得天地之理以成性,得天地之气以成形。我与民物,尤大本(大本者,理与气也)同出一源,若但知私己,而不知仁民爱物,是于大本一源之道,已悖而失之矣。至于尊官厚禄,高居人上,则有振民溺救民饥之责。读书学古,粗知大义,即有觉后知觉之责。若但知自了,而不知教养庶汇,是于天之厚我者,辜负甚大矣。”

纵观曾国藩的一生,他在体恤乡党、孝养父母、教育子弟、信爱朋友和统御部众等方面,基本上还是谨守“仁”的原则的。但在镇压太平天国这件事上,却显出了他残酷的一面。《清史稿?曾国藩传》记述其在湖南帮办团练时事云:“四境土匪发,闻警即以湘勇往。立三等法,不以烦府县狱。旬月中,莠民猾胥,便宜捕斩二百余人。谤讟四起,自巡抚司道下皆心非之,至以盛暑练操为虐士。” 也难怪时人要“皆心非之”了,因为即使按照当时尚不健全的法制观点看,这种做法也是违法的。然而,曾国藩如是讲述其实施“峻法”的理由:“世风即薄,人人各挟不靖之志,平居造作谣言,幸四方有事而欲为乱,稍待之以宽仁,愈嚣然自肆,白昼劫掠都市,视官长蔑如也。不治以严刑峻法,则鼠子纷起,将来无复措手之处。是以一意残忍,冀回颓风于万一。书生岂解好杀,要以时势所迫,非是则无以除强暴而安我孱弱之民。牧马者,去其害马者而已;牧羊者,去其扰群者而已。牧民之道,何独不然。”

于是,来自儒家的“仁”与来自法家的“峻法”之间表面的矛盾在曾国藩这里获得了辩证统一。仁是原则、是目标,而“峻法”是权变手段,如果时势所迫,后者正是实现前者的必要手段。对此,《曾国藩全书》之序言评论说:“曾国藩所说的‘仁’,是指‘大仁’而非‘小仁’,因为‘小仁者,大仁之贼也’。所谓‘大仁’,既含有孟子所说的‘制民之产’、‘然后驱而之善’的成分,也有朱熹所说的‘辟以止辟’以行‘仁爱’的成分。” 由此而论,曾国藩事实上修改了孔子的“仁”的内涵。孔子对仁的要求极高,赞美“危邦不入,乱邦不居”,乃至不饮盗泉之水。而曾国藩甘冒“曾剃头”的骂名,也要大开杀戒。为了替自己辩解,他还对“中庸之道”进行了抨击:“国藩从宦有年,饱阅京洛风尘,达官贵人,优容养望,与在下者软熟和同之象,盖已稔知之。而惯常之习不能平,乃变而为慷慨激烈,斩爽肮脏(昂藏也)之一途。思欲稍易三四十年来不白不黑、不痛不痒、牢不可破之习,而矫枉过正,或不免于意气之偏,是以屡蹈愆尤,丛取讥戾。而仁人君子固不当责以中庸之道,且当怜其有所激而矫之之苦衷也。”

写到这里,我不胜感慨:原来曾国藩早于五四运动50多年前,就已经如此深刻地批判中庸之道了,这是何等的见识!那种把“不白不黑、不痛不痒、牢不可破之习”当作中庸之道的世俗之见,早该痛加批判并加以摒弃了。当然,中庸之道的认识论意义不在于庸庸碌碌或无所作为,这是个曾国藩也未能给予“修正”的大问题,也许将来我们可以再进行专门讨论。但曾国藩已经将“求仁”和“峻法”统一了起来,尽管二者本身都不是曾国藩的原创,但他能把二者统一起来,并在实践中拿捏到恰倒好处,这充分显示了他的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我甚至觉得,他是应用辩证法的大师,尽管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当时还没有翻译到中国来,汉语中还没有“辩证法”一词。当然,辩证法的实际内涵,在道释儒等传统中国哲学中早就有了,是曾国藩善于学习和应用,因此在他这里闪现出了智慧的光辉。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